Nature Morte
Till Leeser

艺术摄影给我的教育以及在黑白抽象化环境中与工作团队的成长,总是留下许多空间让我有个人的观点和诠释。但是我决定做抽象视觉是受了我的老师OttoSteinert的影响,而且他生动的关于“主观摄影”的想法成了我基本的定位方向。 2004年开始的“静物摄影”工作是我摄影艺术合理的延续。那时我认识到将大自然作为我相似图形和美的材料来源。美丽事物甚至是大自然中的所谓垃圾。我的第一个灵感就是我在大自然中所发现的,枯死的植物,树枝树叶,小动物像干了的昆虫。他们被冻干的奇怪形态让我着迷。我把这些东西收集在空屋子里,树底下,藤架上还有海边。这让我想起了我小时候经常出于最原始的仁爱之心去收集一切简单有用的小东西,把他们塞进口袋。我收集他们是因为我发现他们很美。 我看见事物从积累逐渐形成的结构和形态,几乎就像是一幅风景画并且有自己的生命力。 我这次创作周期中的另外一个系列题材大多是人造物品像塑料栏杆,海草,贻贝,书包和旧渔网。脱离了原有的环境,这些物体就失去了他们原有的功能。他们变成了模型,多层次的,因为他们能够制造影子,而影子就是这些物体自己。 看完16世纪的绘画和蚀刻版画(见页尾J.Hoefnagel图片),我发现他们和我有惊人相似的迷恋,对死亡物体像根,老鼠,甲壳虫和其他人们外出带回来的东西详细的描绘。那些图画结构来源于这个世界具有创造性的条理秩序,就像我的图片结构,他们就像骰子一样。巧合是最重要的决定因素。我不干扰它只是坐观其变。 对我而言这是最惊人的部分,它让那些死亡了的物体重新有了生命。它们影子的无形美是那种很柔和灵巧的。这是一种与死亡物体的无形接触。这种美可以说是一种安慰。 对比我图画的边缘类型,我用最高精准的数码技术拍摄了这些图片。最高级的破布浆纸打印让这些图片有了蚀刻的质量。

 

J.Hoefnagel 1592 见页尾图片 (nasci.parti.morti)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