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存还是死亡
Reinhold Scheer

生存还是死亡,论李泽先生自然物系列作品。 那是与俗世和将来的对质分析吗?二者的关键检验被有关当局以及宗教与教堂高度认可:与最伟大的忠告前进。死的象征,或者是伟大的李泽画家以自然物的形式把他们从古典的来源于信仰的意念中解放出来。来源于宗教与圣经的信念,但也来源于大人物的肖像或者是对理想胜景的创造性的描述。或者仅仅是已经有了足够虚构描绘的往昔的大屠杀,还有现有的那些。很可能的是,像那样的问题建立了欧洲绘画秩序的基础,而不仅仅是中世纪的。毕竟那些遥远宗教或者神圣国土 ,甚至是宇宙中被发现的令人难看的的东西,恰恰就是自然: 一枝花,一只杯子,放刀的木板,一只蝴蝶,一盘桃子,一条蛇,一本书,一株植物,所有的在合适的光线下的美好的安排组合与设置等。正如所安排的一样,每样东西都已经完美,在他完美之前的工作都已完成。.然而对这些画家来说不可避免的想到其更深层的意义。一个死者的头骨,一只鸟的瞎的眼睛,干瘪的甲虫和强硬的家伙转变成表达俗世与将来的大使,而竖立了警戒的纪念碑来反映且 记录了生活。 是什么把那个时候的自然物连接到现在的呢?布拉格和莫兰迪的图片有着相似的表达吗? 那么假定如此,但是这里讨论的并不是油画,铜版画,或其他的绘画作品。这里的话题是自然物的摄影作品。虽然不是从开始,但至少是从世纪之前就作为了自然物的同义词。德语的静物与英语中的静物引起了世界范围内的静的通常概念。就像几个世纪之前的绘画同仁们,而现在他们都有自己的摄影风格。.如拍摄大屠杀的摄影师,记者摄影师,风景摄影师,社会摄影师,肖像摄影师,时尚摄影师,和其他的。甚至是拍摄天堂与地狱的,只可惜那些日子里他们是如此的不同。 是什么让那些静物摄影师与其他同仁们不同呢?对他们来说,相同的东西也应用于画家的自然物。他们只作用于两张图片。他们在这个图片上安排设计。然而结果差别是如此之大尽管他们有共同的分母。今天的静物摄影师设置于极端相反的设计空间。一方面,摄影师要遵从自己的信念:还原其本身的面貌;另一方面摄影师又要展现或挖掘其最好的一面。换句话说,这些图片将成为我们日常沟通的一种语言,因为他们是世界上最自然地东西:图像! 要抓住李泽先生的自然物主旨,值得近距的仔细品味观察那些细小的生命。他们所呈现的是生命的另一个状态或者过程,也是艺术的另外一个形式。一片塑料,一个瓶塞,细绳,树枝,金属箔片,死耗子,废纸片等等…… 基于正确的理念,但是也选择了将来会真正永恒的作品。很自然这些作品被准确而有目的的选出来,被组合在了一起。这些作品非常值得再次细细的品味。这些物体自己组成了一种象征和模式,成为一种缩影,聚居成一种自我依存的装饰,结构与神圣的履约。这样也几乎消减了其空间性,一个一个得信念,他们立刻以不同的形态诉说着生动的画面。. 一个城市的语言,一个有着内在的力量的实体语言,一个让人迷惑陌生仅仅是表面熟悉的语言。.更重要的是 那是一种可以多面展示他们自己的一种语言。 当你从李泽先生的自然物系列面前,一张张的走过,人的孤独感立刻彰显出来,但是同时也给人一种自然组合的愉悦感:自然物系列总是给人充沛的鲜活的力量。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