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朽的回声
Paolo San Vito

对于李则先生作品的关注,初次看来就像文艺复兴时期的上古艺术:世界万物的死亡,消逝,脆弱,以及生命的延续性。从中我们可以看到古代大师的艺术语言,特别是设计了那些有重要意义背景的 画家,比如虚幻场景,周期生命的循环性,时间的不同阶段(比如月亮的阴晴圆缺等)。李泽暗示了其中的一些东西---虽然不能简单清楚地的以连续性来诠释他们。宗派绘画的魅力,比如说从荷兰Arcimboldo写实主义到远东风景大师,对他来说就像整个西方文明一样强烈。而事实上他们都是根源于我们的普通生活,收集其想象力,甚至是受巴黎人强烈影响的日本印象派艺术家也是如此。因此这种生活艺术绝对不会被渐渐遗忘。 但是正如我说的,那些东西都是表面上的,一眼看来跟李泽的自然物一样。而李泽的作品超乎于传递性映像之外,着重于历史的空间与时间之外。我们对事物都有种固有的内在认知,即对秩序,逻辑及创造新事物及其本质的几乎概率似的合理认知,不断地寻找重新设置及其初级阶段的稳定性。 熵的物理现象的形式表现就是:分解与毁灭的神性,古希腊的冥王星也负责系统性的某一方面得重新安排,而这正与混乱是恰恰相反的。 这样的话,这些无序的物体,甚至是死掉生物的遗体都会回到新生,至少是以他们的某种方式:因为我们感受到的没有生命形式的地方没有生命秩序,即使在非常简化的基础之上,生命也是几近完美的消失。 这也许就是李泽先生对此主题的作品及物体聊以自慰的地方:再沿着逝者留下的足迹的地方,可以面对逝者重生。我甚至以映像的形式暗示了某种无计划的自然而然的卓越的回归,及死者的重生。 考虑到后面得各个方面,所有古代的记忆,以及以前的艺术宗派及不同艺术趋向都在慢慢的消逝。他们都不会在同我们对话,相比之下,他们以更极端的方式告诉我们必死的命运,及命运的不为所动性。我们能感受到的就是不用提醒,对着李泽先生的景物就有种不朽的味道,甚至像温和的遥远的回声。

HOME